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你好,欢迎光临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网站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协会相关文件维权服务会员单位协会章程摄影作品资源下载留言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点这里重设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彭州一养猪场7人沼气中毒身亡,一人坠入化粪池后6人去救均遇难,死者包括老板一家及合伙人
来源:极目新闻 网易号 点击数:300次 更新时间:2024/4/15 13:03:38

极目新闻记者 邓波

4月13日下午,四川省成都彭州市丽春镇一养猪场发生化粪池气体中毒事故,造成7人死亡。14日,极目新闻记者从当地权威人士处获悉,此次中毒事故系养殖场员工一人不慎坠入化粪池中,其余人员前往施救纷纷中毒遇难。目前,当地已经对类似风险场所开展摸排。

据彭州市应急管理局通报,2024年4月13日下午,彭州市丽春镇一养猪场发生化粪池气体中毒事故。事发后,应急、消防、卫健、农业农村等相关部门赴现场开展救援,7人已全部搜救出池。其中,4人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3人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涉事养殖场航拍照片

涉事的养殖场位于彭州市丽春镇塔子村一处山坡上。14日,极目新闻记者实地走访该养殖场,从航拍图片可以看到,养殖场整体布局较为规整,有两大三小蓝色铁皮厂房,还设置有类似废水池的设施,设施较新。在通往养殖场的乡道路口,有人员值守,一名值守人员称“(事故)还在处置当中,养殖场里的(其他)人已经安置出去了,不能进入”。

当地多名村民在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名养殖场员工在工作时发生意外,坠入化粪池中,其余人员前去施救,也纷纷中毒。

还有村民介绍,遇难人员中包括了老板一家人,“他们不是本地人,才在这边接了这个养殖场没有多久,这个养猪场能养七千头猪。”

彭州市一名权威人士证实了村民的说法。据其介绍,养猪场老板不久前接下这个养殖场,出事前还在做养殖前期准备工作,“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一人不慎坠入化粪池,其余人去救,去救的人也一并中毒遇难。”

通往养殖场的路口有人员值守

前述权威人士称,出事的老板是彭州人士,但并非丽春镇本地人士,“遇难的是老板一家人,还有合伙人。”目前,专门的工作组在进行善后工作。丽春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更详细的事故原因尚在调查之中。

前述权威人士还表示,当地正对类似风险场所进行摸排,排除相关安全隐患,“我们已经在开展风险排查了,发生这个事情后,肯定要再次摸排。”

化粪池内的有毒气体就是通常所说的沼气。化粪池中,粪便在没有氧气的环境下发酵,产生了沼气,主要成分是甲烷和二氧化碳以及少量的硫化氢,容易导致人员窒息、中毒,还会发生爆炸。

4月14日,成都应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关于化粪池、地窖中毒等相关救援知识的推文:有人员发生沼气中毒昏倒时,应及时拨打救援电话,并向有限空间内输入新鲜空气。同时,施救人员应该做好自身防护,佩戴必要的呼吸器具和救援器材,禁止盲目施救。

延伸阅读

果汁厂倾倒果渣疑产生有毒气体致3死 其中1人准备结婚

37分钟的视频通话,成了陈莎和男友的最后一面。

2023年12月26日凌晨5时,在重庆市开州区,睡不着觉的陈莎正和男友薛向诚视频聊天。两人计划年后完婚,“以后要孝顺我们的父母。”薛向诚神色疲惫,却不舍得挂断。陈莎有些心疼,“挂了,睡觉吧。”

9小时后,醒来的陈莎接到电话,薛向诚死了。元凶竟指向当地种植的柑橘。

原来,根据开州区应急管理局通报,去年12月26日,开州区长沙镇狮寨社区村民在柑橘果渣坑中疑似中毒,造成3人死亡,薛向诚便是其中之一。

一时间,当地议论纷纷。综合镇里的各村干部、村民等说法,果农把滞销的柑橘低价卖给果汁厂,果汁厂将果渣倾倒在废弃砂场的土坑中,腐烂后产生了有毒气体,有村民进入坑中施工、救人时不幸身亡。事实是否如此?细节尚无定论。

但陷入低谷的柑橘行情,日渐式微的种植业,在这场事件中清晰显现。

喧嚣背后,村民们真正关心的,仍是波动的生计。

长沙镇的村民捧起丰收的柑橘。 冯蕊 摄

“那雾真奇怪。”

2024年1月4日,狮寨社区生产大队队长许嘉新来到事发地点附近。

这是一座十米多深的砂土坑,长度绵延数十米,其中密布着橘色残渣。刚一凑近四周的围挡,一股臭气扑面而来,混杂着腐烂和馊臭的味道,令人头晕、恶心。村民、农业专家正聚集在警戒线外,配合当地公安人员的调查。

“我是第一批下去救人的。”许嘉新回忆起当天的场景,心有余悸。

他打开手机视频,画面里的砂土坑堆满柑橘果皮,上方笼罩着一层白色,像是雾气。“那雾真奇怪,大概就在膝盖的位置,一尺多高,后来就散发了。”许嘉新说:“至于到底是什么毒气。我们也不清楚。”

事发地点已经竖起了警示牌。 沃佳 摄

事发的砂坑里仍有柑橘残渣和塑料膜。沃佳 摄

研究显示,柑橘中富含有机物,若在密闭的环境中长期堆放,腐烂后会产生硫化氢、氨气,以及含苯环的芳香类物质,都具有毒性。人体长期吸入此类气体,神经、呼吸等系统易受到损伤,在剂量较大的情况下有致命危险。

许嘉新下坑后,气流很刺鼻。他第一反应是赶紧上岸,避免中毒。他找来了绳子,准备用绳索把坑里的人套上来。

许嘉新安排狮寨社区的民兵连长汪利行站在前排,戴着两个口罩,他站在后面,两人合力套人。不久后,他们一头一尾架起一名中毒者,开始往坑外送。

许嘉新眼见,当时坑边还停靠着一台挖掘机。事故发生时,工人正向坑里填土。他推测,坑内本就堆满了变质的柑橘残渣,挖掘机一操作,就让毒气从中散发出来。“假如说这边不操作挖掘机,不填土,就只是让橘子扔在这里,即使有毒气,也是很微弱的,不会造成这事儿。”

隔壁义学村的生产大队队长李清泉补充,出事时,开挖机的工人一下去就栽倒,昏了过去。有村民赶紧去抢救,又栽倒了,连着去了3个,“都栽里头了。”后面去的人越来越多,鼓捣着把那几个人救起来。结果,后头在里面昏倒的人都“爬了起来”,前面那三个人因为时间太久,“没办法了。”

12月27日,重庆市开州区相关部门表示,此次事件中,共有6位村民疑似气体中毒晕倒被送医,其中3人抢救无效身亡。

在许嘉新看来,这是一桩偶发事件。但事件发生后,成了当地人人议论的话题。

“大伙都晓得了。”李清泉叹气,三人身亡属于较严重的安全事故,“(村干部)安全监管不力,害得我们年终考评估计都没奖金了。”

“网上没说清楚!”一旁的村民曾庆华不时打断,重复道:“没说清楚。”

他说,新闻刚出来时,很多人会质疑当地柑橘有食品安全的忧患,他就拍了一条抖音,表示“不是我们柑橘的问题。”一发布,底下就滚动着近千条评论。

令人们普遍疑惑的是,坑内堆积的柑橘残渣从何而来?工人为何要朝着有毒的坑内填土?

夕阳西下,事发地点附近人烟稀少。 沃佳 摄

“基本靠果汁厂拉走。”

追溯源头,柑橘是开州最常见的经济作物。

李清泉表示,当地算是“柑橘之乡”。柑橘类水果,包括椪柑、橘子、橙子、柠檬等。开州种植柑橘已有2000年的历史,由于受到山丘的地形限制,鲜少有人种植庄稼、蔬菜。“能从10月底11月初,一直卖到第二年5、6月份。”

多位村民笑言,“果树开花时,整个乡镇一片橘子花香。”“柑橘几辆火车都装不完。”开州区农业农村委员会曾指出,柑橘产业是当地农民收入的主要经济来源。2023年,开州区的柑橘产量约35.7万吨,产业综合产值达52亿元。

果农曾庆华表示,传统的销售渠道,是靠贩子们(经销商)收走柑橘,转卖给批发市场或店家。贩子们讲究“品相”,他们会拿起量取水果直径的工具,一个个地挑,一边把“次品”甩出来:直径30、40毫米的,太小,不要;果皮上有黑点和白斑的,不好看,也不要。

他举例,家里一年生产的柑橘,约六成能被经销商选中,剩下的一般会低价卖给果汁厂。“除了烂的果子卖不掉,其他花的、麻的都卖得掉。”

长沙镇果农展示成熟的柑橘果肉。冯蕊 摄

在长沙镇,柑橘随处可见。 沃佳 摄

今年,令曾庆华和李清泉犯愁的是,滞销的柑橘正在变多,“基本都靠果汁厂拉走”。

“今年可以说是滞销,相当滞销!”李清泉说道,“只有今年!”

他回忆,往年开车来收购柑橘的经销商络绎不绝,今年几乎没看到来收购的车辆。更别提收购的价格:往年一般的柑橘品种,基本上都是1.4到1.5元一斤,今年是0.6到0.7元一斤。

在山下的一家柑橘代收点里,经销商同样喟叹连连:“今年怎么样,看得到吧?”他指了指发货仓库,五分之一的小角落里堆着数排脐橙箩筐,零星几位工人正在拣货。他说,去年上半年整个场子里都是要发的货,工人们每天都要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如今,年前的订单量从惯例的两千多吨跌到了四百多吨,工人加班的天数只有两三天。“价格砍了一半,沃柑、脐橙,降到五六毛一斤都卖不出去。”

“不卖完怎么办?吊在树上久了,不摘下来就坏了。”曾庆华表示,1月底,当地天气转寒,打霜后的柑橘品相差、不好卖,摘下来存储不当、运输缓慢都会导致腐烂,带来更大的损失。柑橘又不能一直挂在树上,不仅时间久了会风干破坏口感,而且只有收完柑橘才能对果树进行打理、施肥。没收完的话,接下来的程序不能照常进行,会影响次年柑橘的生长。

“果汁厂会找上门来。才几毛钱一斤。”李清泉说道。

按照曾庆华和李清泉的说法,曾经当地有许多大型的果汁厂,结果因为品质、卫生等原因倒闭。现在只剩下两家,都是上市公司。其中之一是重庆天邦食品有限公司。

长沙镇代收点里,工人正在分拣橙子。 冯蕊 摄

成筐的橙子将通过货车运往河南。 冯蕊 摄

“果渣太多了。”

“(最早)是果汁厂为了榨汁。”李清泉谈论起他得知的事件经过。

李清泉、曾庆华等村民提及,天邦果汁厂榨汁后,倒出来的果渣没有处理好,才导致了事件的发生。事发后,果汁厂短暂关闭,处理遇难者的赔偿事宜。

不过,天邦食品有限公司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1月10日,天邦食品有限公司一位员工说道:“我们一直在生产,企业一直在正常经营的。”她表示,公司的产品没有鲜果,只有脐橙汁、血橙汁和果酒,按箱和桶售卖,最近在榨柑橘,“很多拉柑橘的车在这边呢。”

她坦言,公司的“果渣太多了,确实烘干房烘不过来。如果有渠道可以商量。果渣这个不能随便处理,所以我不能给你回答”。随后,该公司的负责人表示,烘干的果渣可以售卖,卖湿果渣“有很多风险”。但谈及风险是什么、这桩事件的发生,她绕开了话题。

天邦方表示,果汁厂在正常生产营业。受访者供图

西南大学研究显示,柑橘果汁加工中,果渣量占到原料的50%。柑橘果渣是一种可以再生的生物资源,可以从中提取香精油、色素、果胶、膳食纤维等许多高附加值产品,形成产业化技术。

因此,李清泉指出,果汁企业常见的做法是将果渣烘干后提供给畜牧业主、生物公司,再加工成饲料、肥料等再利用。但烘干机每天处理的果渣重量有限,烘干成本不小。一台传统的果渣烘干设备价格从百万元到千万元不等。果渣的量越大,燃煤等干燥成本也随之增加。

没有烘干的果渣则属于高湿废料,根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条例规定,不能随意倾倒。尽管如此,近年来,全国各地因违规倾倒水果废料被行政处罚的案件不在少数。

多位当地村民表示,曾目睹货车半夜将果渣拉到事发地点附近投放,该情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但他们并不能确定,货车是否属于天邦果汁厂。他们平日闻到异味后不会靠近果渣投放处,也就默认了这一行为。“都知道,没出事前肯定不会说,一出了事大家都在说。”李清泉说道。

果渣倾倒处,也就是事发地点,按照李清泉、曾庆华的说法,是一座废弃的砂场。

李清泉表示,去年,狮寨社区修复生态,这座砂场需要把砂坑填平,于是找到了果汁厂往坑里倾倒果渣。之后砂场想覆盖住果渣,这才有了“开挖机填土的工人”。“后面去抢救的人不知道橘子腐烂后会产生有毒气体,懂的话就要戴防护面具下去了,就想着救人,莫名其妙晕了过去。”

他和曾庆华说,三位死者中有施工工人,也有砂场老板。

有长沙镇村民表示,村民们平日也会堆放新鲜柑橘。 沃佳 摄

“今年要赚点钱的。”

“出事的是我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曾庆华表示,他和其中最年轻的死者,35岁的砂场老板薛向诚熟识。

曾庆华回忆,数年前,薛向诚从外地回到家乡长沙镇,承包了农民耕地开设采砂场。谁知好景不长,2018年后,开州区开始重点打击非法采砂、私人采砂,陆续取缔了大量河流沿岸的采砂点,薛向诚的采砂场随之废弃。

“承包用地都是签了长期的合同,可能有几十年。”曾庆华叹息,砂场数年的空置让薛向诚亏了好多钱,一直待在家里。事发前,薛向诚曾说“今年要赚点钱的。”薛向诚的邻居认同这一说法,指出“他‘买卖’赔钱后就在家里玩。”

曾庆华得知,去年薛向诚和果汁厂达成合作,“倒果渣的话,倒一吨收几十块,一车几十吨,就能赚两千多块钱。”

“欠了一屁股债。”曾庆华说,薛向诚还欠了自己几千元钱。“人都走了,只好一笔购销了。”

薛向诚的家人正布置丧事。 受访者供图

1月6日中午,长沙镇福顺村,挽联在丧乐中飘荡。薛向诚的家里正置办白事宴席。

现场,薛向诚的女友陈莎证实,男友和朋友合开了一座砂场,一直不太景气。

但说到“事发地点是不是薛向诚的砂场”,她摇头避开了这个话题,只说,“他是为了救工人才下的坑,他是我心里的英雄。”

陈莎回忆,视频通话后,直至凌晨6时,薛向诚的抖音还保持着“在线”状态,陈莎熬不住困意沉沉睡去。“我醒来一打开手机,才知道出了事。”

她事后听闻,在她挂断电话大约3小时后,薛向诚接到了一个工作电话,叫他帮忙倾倒果汁厂的残渣。薛向诚立刻赶往施工地点。当时,一名大约50岁的阿姨先下了坑,随即晕倒了。薛向诚手下的工人下坑营救,也失去了知觉。伤员的亲友在一旁着急,正打算下去救人,薛向诚推开他们说,“你让开,我来拉。”

“最早下坑的阿姨在医院昏迷了几天,醒来了。也许,本来薛向诚也能活下来。”陈莎说,救人的狮寨村村民看到薛向诚是外村人,都不认识他,也知道下面有毒,不敢下去救他。等警察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其他人被拉上来的时候,他还在下面抽搐。”陈莎声音渐渐变弱。

“跟他在一起,我才有家的感觉。”陈莎说,他们本该迎来各自的二婚,想着不再大办仪式,就去领个证。事发后,她和薛向诚母亲将遗体接回这里。“他生前一直陪家里的老人住在这边,他的家人对他来说更重要吧。”

她遥望着台上的屏幕。上面播放着薛向诚生前的影像,视频中,他正在给陈莎过生日,在KTV里又唱又跳,脸上满是笑意。

长沙镇的山路上,不时有村民载着箩筐经过。 沃佳 摄

“我们的橙子没有毒!”

当天众人离开时,调查还在进行中。

时隔一周,这桩事件的余波仍笼罩着村庄。但比起其中的前因后果,村民们更在意事件背后,自己赖以为生的“柑橘”。

“出了那档子事,责任倒推给了橘子。”年轻果农点了根烟,淬了一口,“好多人在那说,我们的柑橘有毒噻。”

“我们的橙子没有毒!”丧事现场,张罗的婆婆忙不迭强调,“肯定没有!”

曾庆华的小舅子看到抖音里“橘子有毒”“农药打多了”的评论,忿忿不平,“随便什么垃圾堆多了堆久了,不都有沼气嘛。”

在他们看来,当地的柑橘种植本就不复繁荣。

一位村民回忆,90年代时,柑橘通过水路运输。他的父母靠编织竹筐为生,旺季的一夜,就能收到几十个、甚至几百个订单。他们凭借双手,砍下一条条竹子,编织成的竹筐盛着柑橘,漂向全国各地。

而在曾庆华的记忆里,十几岁的春节,收柑橘的货车排起了长队。山底的农房里住满了收货的外地老板。当时下着大雨,土路泥泞,曾庆华一家住在半山腰上,他们没有单车,只得一人架起一条扁担,两头挑着总共一百多斤的柑橘,一步一打滑,挪到农房附近叫卖。当时,镇里的招待酒店、打蜡厂、代收点、仓库如雨后春笋。

在长沙镇,一些年轻人开始做电商。 冯蕊 摄

但随着柑橘种植产区在全国不断扩大,市场日趋饱和,柑橘“不再这么好卖”。没有旺盛的市场需求、更新的品种、合适的销路,越来越多的果农正离开行业。

“剩下的果农,都是60、70岁的。”曾庆华两年前刚从广东的鞋厂回到家乡,他说,年轻人很少会留在镇里,“划不来”,不如去一两百元一天的工厂里打工,不然就雇人打理家里的果树。

如今,村民们不免担忧,事件会加剧柑橘行情的波动,让当地的种植业雪上加霜。

一位老果农说,现在3万多元的化肥根本用不到一年,人工费又涨得厉害,收柑橘时雇工人,收柑橘时雇工人,一个人150元一天还要加上25元的烟钱和餐补,挑柑橘的工人要求年轻力壮,得350元一天。每次总共要叫10多个人。“今年一斤卖一块多,只能保住农药、施肥和人工的成本。”

客人前往柑橘园选购柑橘,果农正在称重。 沃佳 摄

曾庆华正在采摘自家的柑橘。 冯蕊 摄

“我以前很年轻很帅的。”49岁的曾庆华从回忆中缓过神,摸了摸满头白发。

他跳上山头,从果树上攥下一颗橙子。

“有毒的东西我会吃吗?”曾庆华支着镜头,拍起抖音。为了力证“水果没毒”,他带着皮就啃,大喊:“真甜!”

镜头一放,他赶紧把果皮吐在地上。

“呸,是苦的。”他笑道。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者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何杰“被保送”半马冠军?特步:目前情况还在确认与多方调查核实中 下一篇:出卖核心机密数量巨大!可耻的叛国者,被判死刑
 
   友情链接:辽宁省纪检最高检中央纪检监察民主与法制网中国政府网辽宁省人民政大连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协会荣誉 | 会长致辞 | 协会简介 | 机构设置及职责范围 | 协会职能 | 联系我们
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3013779号-1
邮件:2931180103@qq.com 电话:0411-85595991  地址:辽宁瓦房店市   技术支持:瓦房店汇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