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你好,欢迎光临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网站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协会相关文件维权服务会员单位协会章程摄影作品资源下载留言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点这里重设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湖滨无人机从天而降划伤路人,机主找到了!医生说脸上可能留疤,22岁女孩一直哭……
来源:都市快报橙柿互动 网易号 点击数:2035次 更新时间:2023/6/8 15:26:47

 

昨天晚上8点多,一个年轻女孩和两个小伙伴一起在in77湖滨步行街那逛街,没想一架无人机从天而降,刮伤了她的脸,同伴也有被无人机砸到。

上城公安分局民警迅速赶到,将女孩送到医院救治。

“我不想留疤啊”

记者今天联系到受伤的女孩,女孩姓关,22岁,从小跟着父母到杭州生活有十多年了,现在开服装店。

电话里,小关一直在哭,“到今天我一直没睡”,一个是伤口痛,她的嘴巴被无人机螺旋桨打到了,“有一块地方掉了”,下巴、脸上都被刮伤,都有创口,另一个,小关担心自己的伤。事发后,她被送到了省中医院,医生检查后表示可能会留有疤痕,小关很担心以后怎么办,“我不想留疤啊。”小关咨询了医生疤痕能不能修复,医生说要先等她伤好,根据情况看。

小关说,当时她和两个小伙伴一起走,她走在中间,和她一起的两个小伙伴其中一个也是被无人机刮到了头,幸好没刮伤,她还没来及反应,无人机就冲下来了。

小关被无人机刮伤脸部,可能留疤

昨晚11点50分左右,小关接到湖滨派出所的电话,通知她无人机机主找到了,让她也来派出所下。她和男友看完病后,凌晨1点左右,赶到了派出所。

据小关说,无人机机主大约18岁,“是个学生,可能读大一吧”。民警告诉她,出事后,机主因为害怕逃了,后来民警们通过调查找到了他。

事发现场找到的无人机

橙柿互动记者了解,事前,机主曾在网上报备登记了此次飞行。因为无人机没电降落中出现失误,刮伤行人。目前,对此事,派出所还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读者:“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报道引来很多读者讨论。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读者小王说自己也经历过无人机差点伤到人的事。

“今年法喜寺看玉兰的时候,就遇到一个差点伤到人的无人机,从此看到无人机赶紧跑。前两天曲院风荷也是这样,突然就有人弄无人机,操作不熟练,无人机也不是很好,突然就划到人群里,真的超级恐怖。之前还记得杭州很多地方是禁飞的,这种人群聚集的地方除了专业人士,普通爱好者真的就别飞了,太恐怖了。“

小王说,那次在法喜寺,人很多,人群中突然有人在操控无人机,“很笨拙,飞机滑下来,我们吓死了,后来飞机哆哆嗦嗦往上飞了”。小王说自己遇到的两次,看着都是新手,年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不少读者留言说了自己遭遇无人机的困扰。

网友A_Chen说,“一直觉得无人机在飞很危险,就像小时候看到吊扇一样”。

网友说:“上次带小朋友去江洋畈观鸟,就有一户家庭带着两个孩子在放无人机,那噪音直接把鸟吓得飞跑了。”

很多网友呼吁无人机的管理要加强。

“太危险了,管理部门要好好管管了,无人机已经泛滥成灾了。”

“杭州西湖风景区是该好好管理无人机了,应该设置无人机屏蔽设施,2017年已经发生过割伤游客眼睛的事故!”

上述读者说的是2017年5月18日晚9点多,杭州北山街附近的西湖边,从北京到杭州来开会的一位男士和同事坐着聊天,突然,一架失控的无人机,高速旋转的机翼“哗”地一下飞过,把他的左眼划伤,左眼球被拉出一道1厘米左右的口子……

据了解,湖滨步行街,目前不属于禁飞区域,也没明确规定平时什么时间是禁飞时间段。

但目前,在节假日等重要时段,针对人流量较大的景区及其他重要地点,景区、辖区公安等部门也会实行管制措施,禁止飞行。

“不在人流密集区飞,是基本常识”,很多玩家说,即便没有明确规定,哪怕就是空阔的地带,有人走过,就不能飞。

降落时飞行速度达3米/秒,螺旋桨像刀片一样锋利

但目前,无人机管理上存在漏洞。就这起“飞来横祸”,我们来谈下。

目前,浙江省内,在无人机飞行的安全管理上,依据的是2019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浙江省无人驾驶航空器公共安全管理规定》(下称《浙江管理条例》)。

虽然《浙江管理条例》对禁飞做了规定,但是一个“指导性意见”。

在全国层面上,有2018年1月,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办公室组织起草了《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暂行条例》)。但至今仍未正式颁布。今年4月7日,国务院审议通过《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草案)》。

另有中国民用航空局先后出台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暂行)》《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等一系列办法,属于行业管理部门的规范性文件。

《暂行条例》中规定,根据运行风险大小,民用无人机分为微型、轻型、小型、中型、大型。

其中:微型无人机,是指空机重量小于0.25千克,设计性能同时满足飞行真高不超过50米、最大飞行速度不超过40千米/小时、无线电发射设备符合微功率短距离无线电发射设备技术要求的遥控驾驶航空器。

据此规定,涉事的大疆mini3Pro无人机是属于微型无人机,据该型号飞机介绍说明上,重249克,飞行高度最高可达500米,最大水平速度可达16米/秒,在下降过程中,最大可达5米/秒(运动挡俯冲下降时)。

事发现场找到的无人机

昨晚无人机伤人事件中,因为无人机快没电了,无法启动自动返航功能,启动了自动降落,按无人机设计标准,此时的飞行速度达普通档水平,达3米/秒。

虽然这款无人机螺旋桨片材质是复合材料,但高速旋转时,桨片就像家用的自动绞肉机的刀片一样锋利。

事发现场找到的无人机

以为“无师自通”的无人机爱好者,就像“马路杀手”

有无人机玩家指出,涉事的这款无人机正好在硬杠子——250克以下,而厂家在销售中,也称不用进行“实名登记”等手续。

在《暂行条例》中,将开放类无人机空机重量上限定为0.25千克(即250克),同时结合实际,将有条件开放类无人机空机重量确定为不超过4千克(最大起飞重量不超过7千克)且运行性能满足一定条件,为轻型无人机。

而民航局制定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规定,对空机重量为250克以上(含250克)的无人驾驶航空器纳入适用管理范围,需要在“中国民用航空局民用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https://uas.caac.gov.cn)进行实名登记。

而不到250克的无人机飞行管理的各环节上,就没有那么严。只需要买来后,注册、激活产品就可以了。

像此次涉事的这类无人机体型小巧,又便宜(市场价配屏幕大约只要5000多元),很多消费者买来后,并没有去参加相关培训获得培训合格证后才去飞,而是“买来看看说明书,看看网上视频就去试了,有的说明书也不看,操作中,App上会有操作说明视频讲解”。

这些以为自己“无师自通”的无人机爱好者,相当于不去考驾照就开车上路的“马路杀手”,是引发无人机伤人事故的“杀手”。

而以往,专业级的无人机玩家都考过证。

杭州的航拍专家韩先生说,目前无人机培训考试,有几个部门可以进行培训后发证,民航局、体育局和社会无人机驾驶培训机构,另外还有厂家也会进行培训后发证,“都是脱产学习的,像民航的要学习21天,社会机构培训需要4天”。只有经过专业系统的培训,才能掌握各种量级无人机操控原理,懂得如何安全操控、在突发情况如何紧急安全处置,这种培训其实就跟我们考驾照前的驾校培训一样,是必须的。

但目前,和驾照不一样的是,无人机驾驶没有A、B、C驾照等级之分,在实际管理中,考证更多是为了加强技能,却不是让无人机上天的必要条件。

但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全靠自己瞎琢磨,就容易出事。昨天湖滨伤人事件,韩先生认为“这是操作失误、不当导致的。”

他说,一般无人机启动后,电量就处于倒计时状态,系统会发出提醒可以用多少时间,等电量耗到20%左右时,会提示返航,这个时候就应该操作返航。如果不返航,“到下一个节点时,会强制降落”,在降落过程中,无人机虽有自带的避障功能,但夜间,避障功能不好,“避障功能要在光线良好条件下才能保障”。

考过证的无人机飞手小项分析说,“有的人对避障功能太过依赖也是原因”。

另外,没有实战经验又没经过系统培训的新手,遇到突发事件也缺乏紧急处置的应急能力。

盲目“上岗”,伤人事件不少

爱好者盲目上岗,造成的伤人事件不少。

读者还反映,她时常看到小孩子追着无人机跑,“很危险”。

在无人机伤人事件中,大人和小孩都可能受伤。

今年1月,春节,武汉吴先生带3岁女儿去户外玩,期间用无人机航拍,在操控无人机降落时,女儿好奇跑上来,准备接住无人机,瞬间被快速旋转的机翼划伤,额头、鼻子都被划破出血。

今年3月12日,广西南宁青秀山景区开展表演活动时,一位女演员在表演“飞天仙女高空表演”项目时,一架失去控制的无人机毫无征兆地从高空掉落,砸到女演员脸上,无人机是因为游客操作时误碰到钢丝绳导致坠机,造成了演员受伤。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主任郑若阳律师说,因为目前,《暂行条例》尚未颁布,目前在无人机飞行管理上,出现了难处罚的真空地带。

一旦发生伤害事件,往往都是通过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了,受伤者往往通过打民事官司来追偿。

郑律师说,像演员受伤事件中,游客因侵权造成演员的人身损,应承担民事侵权责任,游客应当赔偿演员医疗费、护理费、误工损失等,以及后续可能发生的整形等费用。另有律师认为,景区管理方也需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涉事景区属于公共场所,管理方对于区域内人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

回到本起事件中,也有读者提到,涉事的无人机机主当时逃了,会不会受处罚?

据了解,虽然《浙江管理规定》第十五条规定: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过程中遇有紧急情况、可能危及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操控人员应当立即采取措施防止事故发生,并立即向公安、飞行管制等相关部门报告。有关部门接到报告后,应当依法处置,并立即通知其他相关管理部门。

但目前关于“无人机肇事逃逸”,并没有像《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对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行为做出明确规定,《浙江管理规定》中并没提及相关处罚细则,所以也存在“无法可依”的空白。

小孩子可以玩无人机吗?

有网友反映,“亚运公园每晚也有无人机超低空飞行从人群里从身边从头顶过,很害怕,有的是小朋友在操作。”

低龄小朋友玩无人机,也是目前令人头疼的一个现象。

2019年3月,嘉兴余女士沿着秀湖公园环湖道路骑车健身,骑行过程中,与11岁涛涛(化名)操控的无人机正面相撞,导致余女士摔倒受伤。后经司法鉴定,余女士构成十级伤残。

因为现在有的无人机越来越小,价格便宜,家长还会买给孩子当礼物。这本质上,是相当于买辆机动车让没学过驾驶的孩子上路了。

《暂行条例》其实对玩无人机的年龄做了规定。五十三条规定:未满14周岁且无成年人现场监护而驾驶轻型无人机飞行的,由民用航空管理机构处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未按照规定取得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或者执照驾驶民用无人机的,由民用航空管理机构处以5千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超出合格证或者执照载明范围驾驶无人机的,由民用航空管理机构暂扣合格证或者执照6个月以上1年以下,并处以3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

现在,像重量低于250克的无人机,价格和体型小,成为市场热门,但成了当前管理工作的重难点。

有关人士说,《暂行规定》在颁布实施前,如果考虑增加这个因素,从生产企业到消费操控者都制定相应的管理条款,必将治理目前的乱象。他还建议,有关部门平时的管理中,要限制飞行器的重量,控制飞行的高度、区域,要求提供执照等。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杨丽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因在凉皮内放黄瓜丝,上海多家饭店被罚 下一篇:珠峰获救的刘女士今日到长沙感谢施救者范江涛和谢如祥
 
   友情链接:辽宁省纪检最高检中央纪检监察民主与法制网中国政府网辽宁省人民政大连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协会荣誉 | 会长致辞 | 协会简介 | 机构设置及职责范围 | 协会职能 | 联系我们
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3013779号-1
邮件:2931180103@qq.com 电话:0411-85595991  地址:辽宁瓦房店市   技术支持:瓦房店汇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