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你好,欢迎光临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网站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协会相关文件维权服务会员单位协会章程摄影作品资源下载留言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点这里重设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审判”父亲,一个22岁男孩的自白
来源:澎湃新闻 网易号 点击数:493次 更新时间:2023/5/26 16:08:27

父亲站在被告人席上,被控故意杀人,受害者是母亲。去年12月,陈昌雨的父亲一审被判死刑。陈昌雨不能原谅父亲,他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恋爱和婚姻,就像考试遇到不会的题。

天气好的时候,陈昌雨会去海边,坐在沙滩上堆沙雕,或者静听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

这座离家乡一千多公里的海边城市,22岁的陈昌雨在此生活了两年多。工作之余,他喜欢去海边放空,让头脑一片空白,不去想已故的母亲、被判故意杀人罪的父亲,以及即将二审开庭的案子。

但夜里,他不时会做梦,梦见母亲禹秀英笑盈盈或者面目全非的模样。

陈昌雨喜欢去海边。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摄

2021年3月14日,一场大火烧毁了他那个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家。据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陈继卫与妻子禹秀英长期关系不和。2021年3月14日23许,夫妻俩因琐事发生争吵后,陈继卫向禹秀英泼洒汽油并点燃,致禹秀英烧伤被他人送到医院抢救治疗。2021年7月28日,禹秀英伤情恶化,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禹秀英系因烧伤致皮肤溃烂感染中毒性休克死亡。

陈昌雨回忆,2021年3月22日,他接到小姨电话后,当天就从打工地广东赶到云南省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白色的纱布裹着她被烧黑的躯体和头部。旁边的病床上,躺着父亲陈继卫,他也被火烧伤了。

当晚,母亲告诉他,是父亲泼汽油点火,陈昌雨立即报了警。2021年11月20日,陈继卫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之后,曲靖市人民检察院对陈继卫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与此同时,陈昌雨与禹秀英父母对陈继卫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2022年12月8日,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陈继卫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陈继卫赔偿陈昌雨及禹秀英父母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共计21万余元。陈继卫当场提起上诉。

陈昌雨对记者说,母亲离世后,他也失去了家和故乡。

22年前,陈昌雨在云南省宣威市热水镇(父亲陈继卫老家)出生,几个月后,父亲被判刑入狱。陈昌雨记得,一开始,他和母亲借住在别人家里,后来,爷爷奶奶隔了半间房出来给他们住。母亲带着他艰难度日,等待着父亲刑满释放回家。

据上述判决书显示:2001年8月,陈继卫曾因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2007年2月提前刑满释放。2014年4月,他又再次被刑拘,因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2016年6月刑满释放。

父亲第一次出狱时,陈昌雨已经6岁了。他不记得具体的细节,只记得印象最深的是,父亲的突然出现,让他很不适应,父亲脾气暴躁,经常打骂自己和母亲。

为了躲避父亲,初中毕业后,陈昌雨开始外出打零工。其间,母亲也跟着他一起外出过一段时间。六年前,他南下广东,现在在一座海边城市工作,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块钱。

面对父亲的家暴,陈昌雨曾劝过母亲离婚,母亲也曾多次离家出走,但她最终还是与父亲一同生活。陈昌雨至今无法完全理解,母亲为什么会愿意等待父亲、留在父亲身边。

母亲离世后,陈昌雨说,自己不会原谅父亲,他直呼其名字,称对方像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他们母子俩的生活,毁掉了他的一切。在他心里,母亲是他的全部,父亲没有承担过自己的责任。“对他(父亲陈继卫)来说,‘父亲’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陈昌雨告诉记者,他期待二审的宣判结果,希望替母亲讨回公道。5月22日,陈昌雨的代理律师李莹表示,截至目前,还不清楚二审何时开庭。

在此前的采访中,坐在出租屋里,陈昌雨回忆母亲,想起事发前的那个冬天,他第一次带母亲坐高铁,从云南省曲靖市到宣威市,一个小时的车程。母亲感叹:“哇,这个车好快呀!”当天,母亲穿着一件蓝色的毛衣长裙,化着妆,母子俩一起拍了一张合影。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合影。”陈昌雨说,恍若隔世。

禹秀英和陈昌雨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陈昌雨的对话】

“去读书,就逃离不了了”

澎湃新闻:你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

陈昌雨:小时候想去学美术,梦想当一名画家。当时我妈妈考虑,学美术可能也没什么用,不能把它作为一份职业,找不到工作,就没去学了。

澎湃新闻:成长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陈昌雨:小时候特别喜欢过年,过年有好吃的,还会买新衣服,觉得很幸福。但慢慢长大,到读初中就不喜欢过年了,因为过年都是我跟我母亲两个人一起过。

陈昌雨童年。 图源:陈昌雨微博

澎湃新闻:你那时候很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

陈昌雨:也并不是,只是看到别人家开开心心,自己多少有点羡慕,心里会有一种不舒服,失落感。

澎湃新闻:你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陈昌雨:她是一个坚强、漂亮、善良的女人。爷爷奶奶以及村里人对她的印象都很好。我小时候的记忆,都是和我妈妈在一起的时光。印象最深的一次,好像是五年级的冬天,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当时我没有买棉鞋,要去学校考试,妈妈担心我鞋子走湿了脚冷,背着我去学校,走了两三公里。她那时也没有棉鞋,就穿着雨靴,从家里一直把我背到了学校。

后来,她因为劳累过度生病了,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有时鼻子会出血,从晚上出血到第二天天亮。我记得,她用纸巾把两个鼻子堵住,鲜血从她嘴里流出来。她床边放着一个盆,里面都是红彤彤的血。

禹秀英。 图源:陈昌雨微博

澎湃新闻:你小时候去监狱里看过父亲,还有什么印象吗?

陈昌雨:小时候,我妈带着我去看过他,但不太记得了。

澎湃新闻:小时候,你母亲是怎么跟你讲起你父亲的?

陈昌雨:具体不记得了,但她从小就教育我,不要走他的路。

澎湃新闻:你母亲曾对你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陈昌雨:她希望我考上高中,然后读大学,毕业后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中考的时候,我离高中录取线差40来分。我妈想让我去读职中,但多方面的因素,我没有选择去读。当时我考虑的主要是,如果我去读书,就逃离不了(父亲)陈继卫的“魔爪”了。

“如果反抗,打得更重”

澎湃新闻:小时候,父亲是一个罪犯,你会因此感到自卑吗?

陈昌雨:他第一次坐牢出来后,班上有同学骂我,说我是劳改犯的儿子。我没有感觉对我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但他们说我母亲,骂她是寡妇,说我是寡妇的儿子,我心里会特别难过。

澎湃新闻:父亲出狱后,你们一起生活了多长时间?

陈昌雨:他第一次出狱,我们一起生活了3、4年左右。他第二次出狱时,我已经出来工作了。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了我们母子俩的生活。我跟他,经常两个人坐着,不讲话,各玩各的。以前很多时候,我母亲劝我跟他在一起不要那么“尬”。每次,我嘴上回答说“行,好好”,但内心非常抵触。

澎湃新闻:那几年,他在家的时间多吗?

陈昌雨:不多,一个星期回家三四次,或者一两次。

澎湃新闻:他在外面做什么?

陈昌雨:好像是在做倒卖牛的生意,家里的农活是我母亲一个人在干。而且,他回来经常打骂我们。

澎湃新闻:他为什么经常打骂你们?

陈昌雨:他脾气很暴躁,说话不符合他心意或者喝酒了,就会打骂我母亲和我。印象中的第一次是,我上五年级时,母亲被他打倒在地上,嘴角流血了,地上还有玻璃瓶渣子。我吓坏了,跑出去叫邻居来拉架,但回来时他已经打完了。

澎湃新闻:他后来打你时,你有想过反抗过吗?

陈昌雨:没有。

澎湃新闻:为什么?

陈昌雨:他那时比我高,比我胖,我打不过他。而且,我如果反抗或者逃跑,被抓回来时,打得更重,时间也更久。他经常一边打,一边问我“你做错了没有,服不服?”之类。那时候,我每次都低着头,但心里非常恨他。

澎湃新闻:他打你们时,你们有报过警吗?

陈昌雨:以前都没有报警,2019年,我从外地回家时,看到陈继卫又在打我母亲,于是报了警。但警察来了后说,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他们管不了就走了。

澎湃新闻:你之前说,你母亲有几次离家出走,具体是什么情况?

陈昌雨:有几次她被陈继卫打了后,自己离家出走的;还有我劝她离家出走的,因为我保护不了她;还有就是陈继卫撵我母亲走的。在家里,陈继卫把我母亲当作免费劳动力,做家务以及干农活,并没有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妻子。

澎湃新闻:长大后,你劝过你母亲跟父亲离婚?但她说从来没有想过离婚?

陈昌雨:嗯,因为她考虑得很多,第一是担心陈继卫不肯离婚;其次,离婚的话,她担心我什么(钱)都没有了。另外,她担心他们离婚了,陈继卫会伤害我外公外婆,两个地方离得也不远。我妈妈这个人,她总是在为别人考虑,于是就陷入了这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尴尬处境。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母亲对你父亲有感情吗?

陈昌雨:如果没有感情,她不可能带着我,等了他(父亲陈继卫)这么久。那时候,陈继卫第一次坐牢,我母亲完全可以走,或者带着我嫁人。但她没有。陈继卫对我母亲有没有感情,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澎湃新闻:你父亲有给你买过东西,或者给过你钱吗?

陈昌雨:我经常看到他裤兜里装着一百一百的红票子,但他几乎没给过我钱。有的时候,我妈没有钱了,让我找他要钱。他几块、十几块地给过我几次。

澎湃新闻:你15岁初中毕业离开家后,父亲陈继卫有主动给你打过电话吗?

陈昌雨:他有给我打过一两次,但是都没说什么,随便聊了两句就挂了。

澎湃新闻:我看你现在直呼你父亲的名字?

陈昌雨: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就直接叫他名字。

“整个世界塌了”

澎湃新闻:母亲被烧伤后,你回去看到她是什么情况?

陈昌雨:她躺在病床上,脸上黑漆漆,裹着纱布,我认不出她来。我知道她就是我母亲,但怎么都不相信她是我母亲。她看到我后,先问我,“你怎么来那么快?”那天,我从广东到云南,一天时间就赶到了医院。然后,她又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吃了,心里很难受。她烧成那样了,还在关心我。病房有三张病床,母亲躺在进门的第一张床,中间空着一张床,陈继卫躺在最里面的病床。他也被烧伤了,不是很严重,当时能下地、上厕所、玩手机。

澎湃新闻:知道是你父亲点燃的火,你当时报警有犹豫过吗?

陈昌雨:没有。

澎湃新闻:你有问他为什么要点燃汽油吗?

陈昌雨:没有,因为他当时在医院时自己承认了。原因就是他当天晚上喝了酒,情绪不好,对我母亲发脾气。我母亲没有选择跟他睡觉,而是一个人在沙发上睡。后来,他就点燃了汽油。

澎湃新闻:你之前说,陈继卫跟警察说,他点燃汽油是因为他不想活了,想跟你母亲一起去死?为什么?

陈昌雨:我不知道。

澎湃新闻:你母亲临走前,有跟你说什么吗?

陈昌雨:母亲叮嘱我要坚强,一定要好好地生活。其实,自从我出来打工,一直到她去世之前,她都在讲这些话。母亲没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感觉什么都没了,整个世界都塌了,唯一支撑着我的信念,就是为母亲讨回公道。

澎湃新闻:那一段时间,你是怎么度过的?

陈昌雨:那时候,我每天很焦虑、紧张,一天抽两包烟。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我当时想如果找媒体曝光都没用的话,我真的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澎湃新闻:媒体曝光后对你本人有什么影响吗?

陈昌雨:有影响,网上出现了不少质疑声,说我是个不孝子,说这是父母之间的事情,一个孩子为什么要掺和进来?他们不理解,这不止是父母之间的事。当时,甚至还有人猜测,我母亲做了对不起陈继卫的事,他才会这样做,很多网友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断章取义,胡乱去评论。

澎湃新闻:你看到这些评论会不会很难受?

陈昌雨:网络是一把双刃剑,我当时找媒体时就考虑过这方面的事,但看到这些还是很难受。

“不想生活在过去的压抑中”

澎湃新闻:2022年12月16日,曲靖中院一审宣判,陈继卫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同时赔偿你和你外公外婆二十一万余元。你当时是什么感受?

陈昌雨:心里石头一下子落地了,但还是要等到二审结束后才能尘埃落定。

一审宣判后,陈昌雨给母亲发微信。

澎湃新闻:在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后,父亲那边的亲戚有联系你吗?

陈昌雨:没有。

澎湃新闻:我看到之前有报道说,你害怕未来和他再见面?

陈昌雨:我害怕他出狱后,会对我以及外婆他们造成伤害。

澎湃新闻:作为受害者家属,假如你父亲请求你原谅他,希望你给他写一份谅解书,你愿意原谅他吗?

陈昌雨:我不知道我母亲会不会原谅他,我是不可能原谅他的。

澎湃新闻:我看到有一种说法,你要求父亲判死刑,不仅仅是你和父亲的决裂,也是你和村庄、传统的决裂。你觉得自己能承受这背后巨大的痛苦吗?

陈昌雨:我觉得超过了我的承受范围,但我还是努力去把它承受下来。

澎湃新闻:你爷爷奶奶那边的亲戚,包括村子里的人可能很多都不会认可你的做法,你现在怎么看你出生的村子?你会担心失去故乡吗?

陈昌雨:就这么说吧,有母亲的地方,就是故乡;有母亲的地方,就是家。那个地方,现在对我来说,不算是故乡,只是一个充满伤痛的地方。我无法否认那是我从小出生、成长的地方,但如果我可以选择出生地,我宁愿选择不在那个村子出生。

澎湃新闻:你上一次回村子是什么情况?

陈昌雨:2019年,我回去遇到我奶奶,她跟我打手势,意思是说她小儿子对她不好,叫我回去,带着她一起生活。我不想待在那里,在那里会让我很难受。我跟她说,我还有自己的事,就走了。我有自己的生活要过,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不想生活在过去的压抑中。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以后还会回去吗?

陈昌雨:不会,我希望用漫长的时光来遗忘它。

陈昌雨给母亲发微信说话。

“生活本来就是孤独的”

澎湃新闻:你现在能心平气和地想到父亲陈继卫吗?

陈昌雨:不能,一想到他就咬牙切齿,那种痛无法形容。

澎湃新闻:母亲过世后,你有迷失过吗?

陈昌雨:没有。母亲过世后,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让凶手受到法律的制裁。

澎湃新闻:你觉得累吗?会感觉孤独吗?

陈昌雨:累了就休息一下,生活本来就是孤独的。16岁时,我一个人出门打工,那种远在异乡的感觉,语言上的不通,对陌生环境、生活的不适应,对母亲的思念等,就让我体会到了一种深深的孤独。现在,感觉到疲倦和压抑的时候,我会去海边、寺庙走走,有时和同事喝酒、聊聊天等放松。

陈昌雨在海边玩沙子。

陈昌雨。

澎湃新闻:你觉得最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陈昌雨:母亲出事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眼泪“啪啦啪啦”就掉了出来。

澎湃新闻:你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什么?

陈昌雨:二审快点开庭,这个案子早点结束,把母亲入土为安。等这个事情告一段落了,其他的就交给时间吧。

陈昌雨和记者去寺院祈福。

澎湃新闻:你想再去读书,或者学一门技术吗?

陈昌雨:我现在没有经济能力支撑我去读书。当然,一边上班,一边报考大学,这样是可以的,但这样也很难。我有想过,报一个成人班,提升下学历。我现在缺少的是知识,实践方面的话,我出来工作有六年了。

澎湃新闻:你平时会看什么书吗?

陈昌雨:现在看得少了,之前看《鬼谷子》,还有写孤独的书。看到有人把自己的那种孤独写出来,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一个价值吧。

澎湃新闻:你想过结婚生子吗?你希望自己是一个怎样的父亲?

陈昌雨:暂时还不考虑(结婚生子)这个问题,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慈祥一点的父亲。

澎湃新闻:你渴望有一个家吗?你对家的理解是什么样子?

陈昌雨:家就是遮风挡雨的地方。我现在说的只是家的概念,没有家人这种概念。

澎湃新闻: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陈昌雨:暂时还没有考虑那么长远,其实很迷茫,现在就是希望未来自己能在这座南方城市定居,因为不想再回去了。

陈昌雨在家做饭。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法院判了!特斯拉车顶维权女车主,败诉! 下一篇:国企领导夜总会接受有偿陪侍?公司回应:正在调查核实中
 
   友情链接:辽宁省纪检最高检中央纪检监察民主与法制网中国政府网辽宁省人民政大连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协会荣誉 | 会长致辞 | 协会简介 | 机构设置及职责范围 | 协会职能 | 联系我们
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3013779号-1
邮件:2931180103@qq.com 电话:0411-85595991  地址:辽宁瓦房店市   技术支持:瓦房店汇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