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你好,欢迎光临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网站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协会相关文件维权服务会员单位协会章程摄影作品资源下载留言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点这里重设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大凉山假公益团队:卖惨带货,为让女孩流泪直接掐哭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网易号 点击数:810次 更新时间:2023/5/25 16:24:42

大凉山被认为是网红“天然流量池”。如今,在各大视频平台,活跃着很多带有“大凉山”标签的网红,而韩文无疑是大凉山网红最早的推手之一。

2021年4月,韩文因虚构大凉山贫困,从事网络直播带货牟利的目的,被凉山州警方行政拘留。

2023年4月,《中国新闻周刊》见到了张禾。她告诉记者,她认识韩文,是在大凉山深处的悬崖村。那是2020年9月,在广州工作的张禾到悬崖村旅行,遇到了正开着一辆小货车在大凉山到处转悠“做慈善”的韩文。

悬崖村又名天梯村,位于四川凉山州昭觉县古里镇,2016年,因媒体报道了该村出行的异常艰难而引起广泛关注,悬崖村也由此发展成为著名的旅行打卡地。知名度带来了流量。假如大凉山以其特别的风土人情、地理与经济条件成为“天然流量池”的话,悬崖村则是流量池中的流量池。

韩文到悬崖村不是偶然。韩文本名赵某进,生于1992年,湖北十堰人。在确立恋爱关系后,韩文告诉张禾,他曾经当过兵,退伍后到上海,跟人做野外拓展生意,但投资失败,回到老家,在视频网站上开了账号,学着拍视频。

“韩文对我讲过,他想找那种最落后最贫穷的地方去拍。”张禾回忆,“他是急着赚钱翻身。”最初,韩文开着他的面包车,去了西双版纳,但西双版纳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贫穷。后来,他到了大凉山。

“找那种最穷的人”

韩文讲述的他早期做“公益”的经历曾经一度很打动张禾。“我听他讲了很多故事,比如他在外面拍视频,半夜在高速路上,车没了油,他自己扶着面包车,推下高速公路。”到大凉山后,“他天天往山上跑,找那种最穷的人,拍他们的土房子,拍小孩挖土豆、种地,把粉丝捐的物资送给他们。”后来张禾才知道,韩文卖力地做这些,目的只有一个——涨粉。

初到大凉山,韩文是单干,后来有微商加入,再后来聘请了专业摄影师,组织起一个三四人规模的小团队。他开通的视频账号取名为“韩文团队”。张禾初识韩文时,“韩文团队”粉丝量是70多万。那时韩文在大凉山“慈善圈”已经很出名,“没人不认识他”。

张禾在认识韩文时,韩文已经开始直播卖货。张禾回忆,那时韩文卖过核桃、石榴等,在直播中,韩文声称这都是大凉山特产。实际上,他是和四川成都下辖的蒲江县或者邛崃市的供应商合作,卖的都是供应商的货。只是彼时韩文卖货量还不大,“一天也就卖几十单”。认识张禾没多久,“韩文团队”开始直播卖苹果。而回溯起来,卖苹果成了“韩文团队”在大凉山“覆灭”的一个转折点。

2020年10月,凉山州盐源县的苹果熟了。韩文决定去直播卖苹果。就像往常的操作方法一样,他先选择盐源县的一户人家拍了一条视频。张禾回忆,这户人家主人是一个哑巴阿姨,丈夫去世了,带着几个孩子回到娘家生活,住在娘家一个小房子里。

为让这户人家配合拍视频,韩文先送给这家人一些网友捐助的衣服、食品等物资。拍摄的主要情节是,这家人家境凄惨,孩子上不起学,连衣服都没得穿,而家里种的苹果又卖不出去,两块钱一斤都没人买。按照韩文设置的情节,他让这户人家拿棍子去打苹果树,还让他们把一些苹果推到坑里,“用来说明苹果烂在地里也卖不出去”。他还拍了一个老爷爷在地里摘苹果,摔倒了,躺在地上哭。煽情的细节果然打动了网友。这条视频迅速火了,张禾回忆,“有上亿的浏览量,点赞数都有好几百万。”

视频火了后,以帮助这家人之名,“韩文团队”开始直播卖苹果。张禾记得,那次苹果以两种规格出售:5斤装一箱二十八九元,10斤装一箱五十几元。网友响应热烈。直播从上午八点开始,一直进行到次日凌晨四点,场地就布置在那户人家的果园里,“四个充电宝的电都用完了,才直播结束回家”。那场直播,卖掉了三四万箱苹果,价值100多万元。

但是,“韩文团队”秘而不宣的是,他们卖掉的这批苹果跟那户人家毫无关系,“除了场地是他们家的果园”。张禾说,卖的其实是来自成都蒲江、邛崃一带一个供应商的苹果。张禾还记得老板是一个年轻小伙,开一辆奥迪车。“韩文团队”做这场直播,收取佣金,每卖一箱5斤装的苹果,拿8元佣金,一箱10斤的拿12元。

张禾说,那场直播,“韩文团队”佣金收入接近40万元。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个意外状况,借助这场苹果营销迅速涨粉到140多万的视频账号被封,“为了拿回钱,打点花了十几万”,“韩文团队”最终到手29万多元。

发生的意外状况是,就在直播卖苹果的次日,一个网名叫“虫子”的“韩文团队”前摄影师发布了一段他们造假的视频。“虫子”在“韩文团队”工作了约两个月,后离开去了西藏。“虫子”发布这段视频,是在他离职约一个月后。“虫子”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他当初之所以会发布这条视频,是觉得韩文制作假视频的方法太卑鄙了。

“刚开始接触韩文时,我以为他拍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后来才知道是他写的剧本,是按照他的安排来拍的。”“虫子”回忆,韩文编造的那些剧本,以卖惨为主,都是刻意突出一些孩子的凄惨身世,要么父母双亡,要么父母坐牢,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生活贫穷,家徒四壁,给人一种无依无靠的感觉,“然后他就开始编造剧情,是他‘偶遇’到了这些小孩,怎么去帮助他们”。

被曝光出来的“韩文团队”造假的部分视频:给演哭泣场面的女孩滴眼药水, 拍完视频后收回视频中给女孩报名的钱。

“虫子”发布的“韩文团队”造假的视频,主要是关于之前韩文拍摄的一个名叫阿佳的小女孩。为博取网友同情,韩文在视频中谎称阿佳的父亲病逝,母亲改嫁,她和两个姐姐一起跟着奶奶生活。其实,这个小女孩的父亲并没有病逝,母亲也没有改嫁。“虫子”发布的视频还揭露,为了让阿佳“表演”痛哭,“韩文团队”在拍摄视频时,给阿佳眼中滴眼药水,甚至为了让她哭用手掐她。

“韩文团队”的假公益由此曝光。

土房子是吸粉道具

“虫子”在网上发布的“韩文团队”造假视频引起轩然大波,直接导致“韩文团队”视频账号被封以及团队解散,但没有真正击倒韩文。在那之后,韩文又恢复了单枪匹马状态,他没有离开大凉山,继续开着面包车在山里转悠,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2021年1月,韩文在美姑县中所镇的山里遇到了彝族姑娘阿莫。

阿莫生于2001年。自2023年1月,她到四川绵阳市下辖的盐亭县打工。4月19日,《中国新闻周刊》在盐亭县见到阿莫。此时她已与韩文有差不多两年没有联系了,但回忆起与韩文的合作,仍历历在目。阿莫回忆,那是2021年1月,韩文在山里送“慈善物资”,认识了会讲普通话的阿莫老公的二姐,并通过她认识了阿莫。当时阿莫已经结婚,刚刚生了一个儿子,正在家里带孩子。经历了被揭露假公益风波而决定隐于幕后的韩文觉得阿莫有被包装的潜力,决定让阿莫出镜试试。

拍过几条视频之后,以阿莫的名字命名的视频账号果然火了。这个时候还在外地打工的阿莫老公皮特也回到村里,也出镜拍视频。在阿莫的账号之外,韩文开通了拍摄阿莫、皮特一家生活的账号“凉山阿哥”,这个账号也迅速火了起来,有40余万粉丝。

阿莫描述说,“凉山阿哥”直播间,最高峰有几万粉丝同时在线,“那个时候,除了‘凉山孟阳’,我们这个账号最火”。

几乎没有网友会知道,“凉山阿哥”这个账号背后,其实是韩文在导演剧情和操作拍摄。张禾回忆,当时韩文和阿莫、皮特签了合同,约定内容大致是:期限三年;阿莫、皮特每天至少直播两小时,每月韩文给阿莫支付保底工资1000元,给皮特支付保底工资2000元;直播时,网友赠送的礼物双方对半分,卖货则按照销售额的多少,阿莫、皮特拿20%~40%的佣金;合同还约定,阿莫夫妇带什么货或接什么广告,要由韩文来决定;若阿莫夫妇违约,要向韩文支付200万元赔偿金。

回忆起来,对于他们的视频账号能迅速火起来的原因,阿莫说,是因为“跟着韩文就会火,他很会拍视频,知道什么能火什么不能火”。张禾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无论是在包装自己还是包装别人,韩文“每天都会写剧本”,然后按照剧本来拍摄,而且阿莫与皮特的“人设”也很特别,皮特共有兄弟姐妹八人,阿莫也共有兄弟姐妹七人,“阿莫长得漂亮,化了妆,有点像巩俐,皮特也很靓仔,能说会道”。

“凉山阿哥”的视频内容主要拍的是阿莫、皮特一家的“日常生活”。张禾回忆,当时为了包装阿莫、皮特,韩文让他们夫妇怎么做,阿莫夫妇就会怎么演。为了设置剧情,韩文还搭了鸡棚,让阿莫夫妇养鸡。

回忆起来,阿莫也认为韩文是在造假。首先,她自嫁到皮特家里后,本来是不用干活的,只在家带小孩,但韩文在拍摄时,总是要拍她一家干活的场景,“好像有干不完的活”,在干活时,还要特意穿上民族服装;其次,他们一家三口本来住在政府扶贫帮建的一栋新房子里,但在拍摄时,韩文总是选择在皮特的爷爷奶奶居住的土房子里拍。土房子成了吸粉道具。

“在旧房子里拍就会火,在新房子里拍就不火。”阿莫回忆,韩文不让说有个新房子。

昭觉县比尔乡吉曲村(网红“凉山孟阳”的家乡),正在山间劳动的村民。摄影/本刊记者 刘向南

被依法行政拘留

网红的终点是卖货。

在阿莫夫妇的视频账号火了后,韩文开始让他们直播卖货。张禾回忆,此前韩文就曾和来自四川蒲江的商人合作过,在2021年上半年,韩文带阿莫到了蒲江县,去直播卖一个被称为“小曹”的水果商人的猕猴桃、耙耙柑。在蒲江卖了两天水果后,浦江商人陈某和“小曹”又把几包核桃样品运到大凉山,让阿莫直播卖核桃。

据张禾所知,准备要卖的那些核桃,并非产自大凉山,而是批发自云南。直播间已经在阿莫夫妇经常直播的土房子那里搭好,“货也都已盘好了”,陈某、“小曹”也都在院子里。

这时,警察找上了门。直播因此被取消。

后来,张禾了解到,警察之所以会上门,是接到举报。韩文以及阿莫夫妇的视频拍摄与直播,被当地政府部门认为是在刻意渲染大凉山的贫穷,不符合事实,“政府本来给他们修建了扶贫房,非要弄这个烂房子来直播”。当地有关部门甚至还一度打算把他们用来直播的旧房子拆掉。

(视频截图)凉山州警方调查“韩文团队”的赵某进。

2021年4月中旬,韩文被行政拘留。此前“韩文团队”的假公益往事一并被侦查。2021年6月,凉山州警方通报“韩文团队”被处罚的情况。通报称,经凉山州公安局网安部门核实,赵某某、谢某某等人长期以来通过视频账号“韩文团队”打着“扶贫”的旗号,在凉山多地以扶贫捐助、帮助困难群众为名,通过故意摆拍贫困、虚构生活场景、发布不实视频,大肆渲染、虚构凉山贫困,以达到博取眼球、吸引粉丝关注,从事网络直播带货牟利的目的。

像“韩文团队”这样的伪公益、伪慈善在大凉山不是孤例。凉山州某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大凉山,利用视频平台包装网红牟利,早在四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不仅仅是本地人,外省很多人都跑到大凉山拍摄这种视频,其中利益巨大,“很多人发了财”。

“知道他们能赚多少钱吗?”这位工作人员说,“一场直播,一个晚上就能进账200万。”

但是,当地有关部门对这种现象的监管又存在一定难度。据前述工作人员介绍,“这些人跑到我们山区最穷的地方,政府明明给老百姓修了新房子,他们非要到旧房子那里拍,还给人发钱,发了钱又要收回来。他们是利用这些来博取人们的同情心,利用点赞、打赏赚钱。”

这位工作人员说,“但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很难界定他们的行为是诈骗。所以,当我们发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只能是警告、驱离。”

2021年4月,韩文在被行政拘留七天后,被“驱离”大凉山。张禾回忆,这次出事后,之前和韩文合作的蒲江县商人陈某还曾找过他,陈某认为韩文有能力,想包装韩文,提议他在四川某个山上再找个旧房子拍视频,每月给他5000元工资,卖货佣金另定。不过,仍旧野心勃勃的韩文不甘人下,没有答应。之后韩文先到贵州,还把阿莫和皮特也找了去,打算再拍视频东山再起,但是,他以前的污点被他租住村庄的村长得知,他不得不离开。

最终,韩文选择回到湖北十堰老家。他仍旧一直在拍视频,这次他选择了他的父母、弟弟等家人出镜。尽管他家在县城里有新房,他的拍摄地点仍旧选择了乡下老家的旧房子,包装、演绎他们一家人的故事,现在他的视频账号有44万粉丝,直播卖货的货品主要是葛根粉。

张禾注意到,韩文包装的几个账号同时直播,每月销售额可达八九十万元,收入不菲。

韩文在大凉山的经历,是一个集合了假公益、假助农以及如何包装打造网红卖货牟利的典型样本。他虽已退出大凉山,但其打造网红的模式却依然存在着,并已迭代升级。

(文中张禾、阿莫、皮特为化名,实习生赵晨琰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于2023.5.22总第1092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韩文团队”败走大凉山

记者:刘向南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上海一房东被逼成投诉人!房子被群租,二房东拒绝整改,还变本加厉开条件… 下一篇:“催收巨头”湖南永雄179名员工被带走 安徽警方回应: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
 
   友情链接:辽宁省纪检最高检中央纪检监察民主与法制网中国政府网辽宁省人民政大连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协会荣誉 | 会长致辞 | 协会简介 | 机构设置及职责范围 | 协会职能 | 联系我们
大连瓦房店市市场协会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3013779号-1
邮件:2931180103@qq.com 电话:0411-85595991  地址:辽宁瓦房店市   技术支持:瓦房店汇杰网络